<code id="cdcpe"><samp id="cdcpe"></samp></code>
<acronym id="cdcpe"><form id="cdcpe"><optgroup id="cdcpe"></optgroup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<cite id="cdcpe"></cite>

      學校網站 ENGLISH

      李保國:矗立在太行山上

      共產黨員網 2016年06月14日 報道 瀏覽次數:

       

        “有雨遍地流,無雨渴死牛”“年年種樹不見樹,歲歲造林不見林”……30多年前,地處太行山深處的河北省內丘縣崗底村,是太行山區一個典型的貧困村。

        一名朝氣蓬勃的大學青年教師來到這里,立志幫助鄉親們改變面貌。35年過去,彈指一揮間。他每年深入基層200多天,讓140萬畝荒山披綠,幫助農民增收35億元以上,10萬農民在他的帶領下脫貧致富奔小康。

        他像一粒種子,無怨無悔地在太行山的土壤中生根開花。4月10日凌晨,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入睡后再也沒有醒來,突發性心臟病奪走了他58歲的生命。

        他,就是共產黨員、河北農業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著名林業專家李保國。

      “我是農民的兒子,最見不得農民窮,老百姓脫貧需要什么,我就研究什么”

        李保國走了,他的手機照樣“忙”著。

        仍有山區的果農不時打來電話、發來短信,向他們的李教授“請教種果樹的學問。”

        那些遠在大山深處的人們還在盼著他去教他們種果樹。

        熟悉李保國的人都知道,他的手機24小時開機。無論何時何地,素不相識的農民打來電話,他都會耐心地接聽解答。

        1981年,李保國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。正逢學校決定在太行山區建立產學研基地。于是,他積極響應號召,走進太行山深處的河北邢臺縣前南峪村。

        從這里開始到生命的盡頭,李保國把一生都獻給了太行山。

        “要啥啥沒有,種啥啥不活”……當時的太行山,石頭多、土層薄、不涵水,水災旱災頻發。脫貧致富,成了山區群眾的“心頭大事”。

        看著那一座座“石頭山”,李保國反而來了“杠頭”勁兒,把自己天天“釘”在了山上。渴了,喝口山溝里的水;餓了,啃兩口饅頭;累了,挨著大樹靠一會兒;困了,找個大石頭瞇一覺……他和課題組起早貪黑,跑遍了山上的溝溝壑壑。

        一個月后,李保國采取“山中造地”的辦法聚集土壤和水流取得成功。前南峪的土厚了、水多了,樹木栽植成活率從原來的10%一躍達到了90%。

        李保國因勢利導,引導農民栽蘋果、種板栗。農民不會種,他舍得下“笨功夫”,面對面講、手把手教、一家一戶盯著人種……幾年下來,前南峪不僅成了遠近聞名的富裕村,還成了“太行山最綠的地方”之一。

        “脫貧為科研出題,科研為脫貧解難。老百姓脫貧需要什么,我就研究什么。”前南峪的“致富經”讓農民們嘗到了甜頭,也讓李保國心里更有了底。

        1996年,一場暴雨沖毀了河北省內丘縣崗底村,面對田間地頭的一片狼藉,一向硬氣的村黨支部書記楊雙牛哽咽難言。

        李保國悄悄遞給他一個小紙條,上面寫著“需要果樹管理技術,我可以幫忙”。

        一個月后,李保國帶著妻子郭素萍搬到了崗底村,一住就是9年。

        幾年后,李保國當初的“一諾”生出了“千金”:崗底賣出了100元一個的“天價”蘋果,村民人均收入從不足百元達到3萬多元。

        臨城縣城北的狐子溝,遍地礫石,無土無水,開發經濟林簡直就是一個神話。1996年,臨城縣綠嶺果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勝福等合伙承包了那里的3500畝荒山崗,聘請李保國做技術指導。

        李保國組織課題組專家實測了20多個土壤剖面,最終確定發展種植省水易管理的核桃。在李保國的指導下,大家一手找水源,一手開溝換土改善土質。通過開山換土,一棵棵核桃苗扎根荒山。

        在臨城縣,已有1萬多農民靠種植薄皮核桃走上致富路。

        從富崗蘋果、綠嶺核桃、南和紅樹莓,到邢臺前南峪、平山葫蘆峪……他用一項項技術培育品牌,染綠了荒山,澄清了河水,點亮了山區千家萬戶的希望。

        30多年來,正是靠著這一股子“杠頭”勁兒,李保國主持完成10多項獲得省部級科技進步獎的科研成果,創新推廣36項農業實用技術,直接幫扶40多個村致富,間接帶動數百余村脫貧,10萬多群眾走上脫貧致富的路子。

        “我是農民的兒子,最見不得農民窮!”農民出身的李保國道出了樸實的心里話。

      “山區要脫貧,必須要把我變成農民,把農民變成我”

        熟悉李保國的人都知道,他沒架子,是個地地道道的“農民教授”:臉龐黝黑、笑容憨厚,一身塵土、兩腳泥巴,扎在人堆里和農民沒啥兩樣。

        天長日久,奔波在田間地頭,皮膚黑,成了李保國的新“標志”,他常常自嘲說;“我是最‘黑’的大學教授”。

        有人說李保國“土”,但他知道,是因為“土”,農民才能跟他“交心”。

        “跟農民講話,不能把給碩士生、博士生上課那一套搬來,得把技術變成農民能聽懂、能記住、能做到的話。”李保國說。

        他專門為農民總結的“口訣”通俗易懂,簡單易記——

        “去掉直立條,不留扇子面”“見枝拉下垂,去枝就留橛”……“跟農民說話就得通俗易懂,滿嘴是術語,誰還聽?”李保國說。

        時間一長,農民都喜歡跟李寶國打交道,把他當做“親人”“近乎人”,更把他當作脫貧致富的“財神”。

        一次,他開車經過河北內丘縣摩天嶺村遇到堵車。村民聽說他急著回保定參加一個學術會議,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把我家院墻推倒,讓李老師的車過去!”

        沒容李保國阻攔,幾個人一擁而上,硬是將一村民自家院墻扒開一個口子,讓車開了過去。

        農民把他當“親人”,他更是把農民的事兒常掛在心上。他手機通訊錄里超過三分之一的號碼都是普通農民的。

        由于咨詢的人太多,他干脆根據大家的需求,把一個個人名改成了“井陘核桃”“曲陽核桃”“欒城楊核桃”“平山西北焦核桃”“平山蘋果”……

        “山區要脫貧,必須要把我變成農民,把農民變成我。”李保國不僅這樣要求自己,也這樣要求自己的科研團隊和學生。

        對學生“嚴”,李保國是出了名的。

        每名研究生一入學,就會收到一張任務清單:第一學期完成課程學習和開題報告;第二學期開始在去農村試驗基地實習一年……每一項都有詳細的要求和明確的時間表。

        他專門教學的科研團隊和學生建的一個微信群叫“桃‘李’之家”,群里他給自己起名叫“老山人”。李保國就像“農民”一樣,質樸無華,執著堅韌。

        農民們心中,他是“知心人”,在學生眼中,他是“主心骨”。

        30多年來,李保國把課堂建在農村基地,把學生帶進太行深山,讓學生在生產實踐第一線,在與農民群眾的結合中。他先后舉辦不同層次的培訓班800余次,培訓人員9萬余人次。

        2010年,崗底村191名果農獲得國家頒發的果樹工證書,成為全國第一個“持證下田”的村莊。

        “搞科研就要像農民種地一樣,春播秋收,腳踏實地。扎不進泥土地,就長不成棟梁材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李保國走了,那句“我要把我變成農民”的話語,依舊回響在那他用汗水和心血澆灌的百姓心中,久久回蕩、沁人心脾。

      “我是共產黨員,是黨和人民成就了我,我必須永遠服務于人民”

        了解李保國的人都知道,他有三個“家”——一個是河北農大家屬院、一個是太行山里的幫扶基地、一個是他那輛越野車。

        這些年,李保國每年有200多天、行車4萬多公里奔波在田間地頭,河北農大家屬院里那個真正意義上的家,反倒成了臨時落腳的地方。

        妻子郭素萍說:“他就是這么個人,天天惦記著太行山的事兒,心里就是裝不下自己和家人。”

        有人說,李保國運氣好,干啥成啥。他卻說:“沒有基層黨組織和群眾的支持和幫助,我能有山、水、林、田、路?是黨和人民成就了我。”

        卻不知,為了每一項技術成果、每一個致富項目,李保國付出了怎樣的辛勞。

        當年為了工作方便,李保國硬是將剛滿4歲的兒子和丈母娘接到了山溝溝里生活。一家四口就住在一間房子里,孩子由老人照顧。

        記得有一次,河北農大的領導去山里看他們,走的時候,兒子爬上了人家的車,死活不下來,哭著喊著說要回保定,想上幼兒園。

        “沒辦法,我只好硬把孩子拽了下來。”郭素萍說,她先后兩次做手術,李保國都在山上,手術通知單都是她同事代簽的字。

        30多年來,在外奔波已經成為李保國的常態。一次,出差回來的他一把抱起孫子親了親,不料剛學會說話的孫子問他:“你是我爺爺嗎?”

        在別人眼里,李保國好像從來不知道累,甚至對自己和家人有些不近人情。只有他的妻子和山里的果農知道,他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到了工作上。

        因為常年高強度工作,1998年李保國患上了重度糖尿病。2007年,他被診斷為重度疲勞性冠心病,血管彌漫性堵塞,已無法進行常規支架或搭橋手術,只能多休息、保守治療。

        同事和學生經常勸他多歇歇,去醫院看看,李保國卻總推托說“沒時間”。

        學生手中一張密密麻麻的日程表,這樣記錄著李保國最后的日子——

        4月1日,邢臺—南和;4月2日,邢臺—前南峪;4月3日,邢臺—南和;4月4日,邢臺—保定……4月8日,順平—保定;4月9日,石家莊—保定……

        “下周一、二在校給本科生上課,周三去青龍,周四去灤縣……”4月9日傍晚,李保國像平常一樣,在回保定的路上跟妻子說著下周的安排。

        回到保定時,天已經黑了。吃完晚飯,李保國又開始一個個往外打電話問情況、談項目。等到休息時,已經是深夜了。

        4月10日凌晨,李保國心臟病突發,再也沒能醒過來。

        在別人眼里,他每天都有辦不完的事,幫不完的人,他的確太“累”了——

        在去世前的這4個多月時間里,李保國在家的時間總共不到10天。就連春節,也只是休息了一天,他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歲月里,他的足跡依舊遍布太行大地……

        斯人已逝,悠思長存。一個多月來,太行山區百姓用各種方式自發紀念緬懷李保國,成百上千的老百姓千里迢迢、扶老攜幼,為他送行。崗底、前南峪等村的村民紛紛請求,將他們李教授的骨灰安放在自己的果園里,陪伴、激勵他們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。

        了卻百姓脫貧事,留得生前身后名。

        在太行山百姓心里,他們的李教授沒有走!那一個個高科技含量的水果品牌,那一片片高產優質的果園,那一座座滿目蒼翠的山崗,滿浸著李保國的青春、智慧和汗水,誰說不是一座座無言的不朽豐碑!

      責任編輯:新聞中心
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標簽:時代先鋒 兩學一做 典型人物
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伦理电影